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9-23-2013

今天上課時討論的主題是文化觀念的族群派系。為了引大家進入這個主題的核心,教授先列舉了很多族群的分類方式:年齡層、性別、政黨、人種、經濟階級、宗教信仰、性向、體重等等項目。要大家好好想想,選出兩項最適合自己的分類,同時,依這堂課的作風,也要有充分的理由解釋為何這樣將自己劃入這一族群。

依序發言表示我一定有講話的機會了!既期待又緊張的我趕緊擬著草稿,邊聽著其他同學的發言。第一位同學非常帶種,直接回教授他認為自己不能劃入這些族群當中; 這些族群不能完整的定義他等等,叭啦叭啦......教授很有度量的點點頭,請下一位同學繼續發言。

輪到我時,我選擇了亞洲人及佛教徒這兩個族群。同時我也解釋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在台灣我是不可能用這兩種族群來定義我自己。首先,我在台灣當然不會說自己是亞洲人。至於宗教,我並不是很虔誠的佛教徒,對佛教教義也算是一知半解,經典更是半部也背不出來。但是,夾在以天主教為主要信仰的美國中部人中,我很清楚我們彼此心目中對神的定義是很不一樣的。教授點點頭,謝謝我分享了這有意思的觀點。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26-2013

去年的今天,我拖著一只大的一只小的行李箱來找蘇小妹,本想待一個多月就回台灣,卻提早結了婚就此在 Lincoln 定居。今天正好是滿一週年。(蘇小妹說: 應該不算吧,妳四月時自己回娘家待了一個多月。覺得他很掃興,我決定不予理會。)

一週年了,過往台灣生活的林林總總、以及在美國生活的點點滴滴,不覺湧上了心頭。 (不知為何,人們在週年這種時間點總會特別有感觸。)

婚前在台灣生活的幾十年,我的生活習慣及外表都像是個崇洋媚外的人。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25-2013

有一天,皇帝心血來潮問岳飛:「卿得良馬否?」岳飛回:「臣有二馬,日啗芻豆數斗,飲泉一壺,然非精潔即不受。」......

高中時讀到《良馬對》,我的內心便激動不已。這就是身為良馬的驕傲啊!也因此,本文成了我的座右銘(至於後面要怎麼奔馳啊什麼的我就不管了)。這一段話,所有的老饕應該都可以拿來當作護身符用。雖然當時青春年少的我唸得正口沫橫飛時,同學補上一句:「是『良豬對』吧!」我依然相信,對即將入肚的東西龜毛要求才是王道。

很多人都以為,愛吃又挑嘴的我,應該是被廚藝精湛的母親慣壞的。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9-21-2013

星期五傍晚我和蘇小妹在院子裡忙著除野草。當我蹲在草地上低頭拔草時,聽到經過的路人向我們打招呼:「Good evening!」我喜歡這社區這親切而輕鬆的氛圍,愉快地抬頭回禮。向我們打招呼的是一位我很欣賞的先生。有時我在傍晚這個時候出門散步時,碰到過幾次。

這位先生的雙手手腕以下都不見了。由於切口很整齊,我和蘇小妹猜測他是因為意外受傷而失去雙手。雖然我們總是只點頭微笑擦身而過,不過我很很欣賞他晃動著沒有手掌的手臂明朗地散步的樣子。

星期六下午我和蘇小妹到 Lincoln 附近的公園拍照、散步。我們走到陰涼處的座位坐著休息時,有一位智能不足的年輕人,在兩位婦女的陪伴下來到公園散步。那個年輕人看起來對很多事情都充滿好奇心,一會兒認真撥弄著公園公用設施鐵箱上的鎖;一會兒歪歪斜斜地朝著我們兩個的座位走來;一會兒又把公園裡的野草拔起來在手裡晃著。看起來像是姊妹及母親的兩位女性,在旁邊陪伴著這個年輕人並適時地制止他。她們也為了年輕人打擾我們而輕輕道歉,我們當然微笑著回應沒甚麼。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18-2013

如果我有預知教授接下來會說甚麼話的能力,我相信,這課堂我會上得更加輕鬆愉快。

這門課是數位現代人類學,因此我們花很多時間討論數位化對近代文化帶來的衝擊。順便宣傳一下, UNL 的數位人類學系 Digital Humanities 在全美大學排名前五名內,對人類學有興趣的話,這裡是很不錯的選擇。相較於東、西岸的名校區,樸實的 Lincoln 花費較低,生活環境也好。 (讀完人類學的出路是甚麼? 抱歉,這不在導遊的服務範圍內。)

回到課堂這個話題。我們這一堂課在討論 Kindle、Ipad 這一類電子閱讀器對印刷品會帶來甚麼樣的衝擊。同學們熱烈地發表意見,我很欣賞這堂課的上課氣氛。不願落人後,我也辛苦地邊聽同學及教授發表的言論邊在腦中擬我想發言的草稿。

文章標籤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17-2013

這學期開學後上了兩個多星期的課。這兩個多星期來,我準時到課堂;乖乖預習;按時交作業,可以說是痛改前非。若是以前大學時代的教授看到現在的我,可能會感動的選我當模範生吧。

不過,今天晚上的家庭作業相當多,要讀一整章 60 多頁的文章。我趕完 450 字的作業之後便沒剩多少時間,很努力地讀到上課前只讀了50 多頁。問了同樣身為教師的蘇小妹,對一個美國學生來說,一天要讀 60 多頁的母語文章會不會太重? 蘇小妹回答,以他對美國大學生的了解,班上應該沒幾個同學讀完了吧。沒預習完的我既半信半疑又緊張的去上課了。

班上有一個同學上課時總是很積極參與討論,算是課堂上的中心人物之一。他上星期缺席。今天上課前在教室遇到他時,他正在說他上星期為何沒有來上課,我沒聽清楚,只聽到他最後說:「......我很驕傲這樣的情況我還能邊預習,而你們這些單身的,更是沒有理由不預習完。」我推測,這個同學上星期沒來上課的理由應該是小朋友生病了,難怪他看起來比其他大學生年長一點 ( 不包括我在內,我的年紀可是足以當這些小傢伙的媽了。Gosh ! 好殘酷的事實 ) 。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6 Mon 2013 21:25
  • 夢一

09-16-2013

很遙遠的以前,那是個仙人和人們還混雜住在一起的年代,大夥皆尋常而難以分辨。只是,在那個時代,人們已經習慣於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有一個人名某甲,在深山渺無人跡的地方有塊田。某甲的妻子毎天早上都會準備好兩大籃豐盛的飯菜酒食,某甲便用扁擔挑着食物上山。往田地的小路既陡又窄,某甲經常是走得氣喘吁吁。半山腰的地方有一棵老杏樹,每年春天都會開滿樹的杏花,總是不結果。杏樹下有塊大石頭,朝陽的那面是光滑的石墨色,背陽的那面則長滿了青苔。

那石頭的位置很不錯,走得乏了的某甲每天都會在石頭上歇個腿,往籃子裡取出一個布包袱,解開來吃了裡面的早點,再繼續往上爬。 某甲常常坐在石頭上邊吃邊嘆氣:「唉!我這把老骨頭實在是爬不動了。」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13-2013

最近我的心情是想要悠閒的過一陣子。最好能像紅樓夢裡黛玉、湘雲、寶釵那些聰明而纖弱的美麗女孩子們,每天只要忙著傷風悲月、繡花、寫詩、以及啜飲著茶,品嚐廚房挖空心思製作出的小食即可。答應蘇小妹寫部落格,最主要也是能藉著寫文章名正言順的懶散度日。若能像李清照一樣,日日花前病酒也能寫出好文,那就更完美了。

可惜世事不見得總能盡如人意。蒔花弄草玩得很開心,玩完還是沒有靈感。也許熱辣辣的酒精,能激起一些詩興? 兩杯下肚就想睡覺,這也不成。

御用編輯不懂得文人的苦悶,依舊是無情地逼稿。寫不出東西的理由用盡了,我開始覺得身體不舒服,突然腰痛、頭痛、手關節扭到。御用編輯雙管齊下,一邊運用物理治療 (親身按摩),一邊運用心理療法幫我一一解除病因。得出的結論是:規律的運動可以改善我的身體健康,有了健康的身體,我的產出保證可以增加。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9-07-2013

我和蘇小妹買了兩張票,今天要到UNL 球場觀賞 Football 美式足球比賽。UNL 所屬的球隊 Huskers (全名 Corn Huskers 玉米收割器,好不威風的隊名,沒辦法,誰叫 Nebarska 專門出產玉米)是歷史悠久的名隊,最高紀錄為在 4 年內贏過 3 個全國冠軍(這個紀錄去年被阿拉巴馬大學平了)。

來自 Nebraska 全州各地的球迷在中午前便陸續湧入 Lincoln 市區。Huskers 又有個暱稱「Big Red」,因此來觀賽的群眾有志一同地穿著大紅色的衣服出席。擠在紅色的人潮中,我開始後悔出門前選擇了灰色且 N」標誌如此不明顯的 T- shirt. 空氣中飄散著既歡樂又興奮的氣氛。我也跟著亢奮起來,蘇小妹笑著提醒我,這麼早就這麼 high,等不及球賽開始,可能就已經沒力了。

天氣很作美,不太冷也不太熱,陽光又好,正是完美的球賽日。 UNL 花了大錢整修這個 Football 球場,增建了一年多,終於趕在球季前完工。這個球場可以容納 9萬多人,今天是座無虛席,穿著紅色服裝的球迷們,形成一片紅色浪潮並微微晃動著。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07-2013

我跟蘇小妹的家位在 Lincoln 一個安靜的社區裡。

今夏氣溫相當宜人,我們不需要冷氣,只要打開屋子的各個窗戶,或是通陽台的落地門,讓自然的風流在屋子裡亂竄就好。即使是熱浪來襲的那個星期,躲到涼爽的地下室也能熬得過去。每天早起打開窗戶後,各色的聲音便自然地流瀉而入。

一大清早,會聽到覓食的鳥兒如燕子類一邊在空中滑行一邊細聲細氣地呢喃着。我在餐廳的窗戶旁幫香草澆水時,也可以聽到院子情人樹茂密的枝葉間鳥兒鑽進鑽出的窸窣聲,間或也會聽到清脆的鳴叫聲,有幾次還遇到爭地盤打架(真不知道這棵樹裡總共住了幾戶鳥)。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03-2013

跟很懂得用力揮霍青春的宅婦不同(謎之聲:還有那種東西嗎?),蘇小妹深諳一寸光陰一寸金的道理。學生跟他約見面,遲到兩分鐘他會問:「為什麼遲到?」兩分鐘?我聽了不服:「那算是手錶的時間差吧?」蘇小妹回答:「好吧,那麼現在來對時,校正手錶。」我認輸,這招太狠了。

對習慣遲到的學生,他又會問一個問題:「是你的時間重要還是我的時間重要?」正確解答:一樣重要。

蘇小妹喜歡計劃,一整天的時間只見他切割成一段一段,即使不趕時間,每一段時間還是像十萬火急一樣拼命趕。因為他認為,把重要的事情先做完,才能夠真正享受良好品質的自由休閒時間。我沒有辦法像蘇小妹這樣自發性的自討苦吃,我喜歡按照直覺反應,不慌不忙的度日。不論是重要或不重要的大小事,截止期只要不是在一個小時內,我都會覺得還有時間先喝杯茶再慢慢來處理(真是蠢哪......往往到最後一刻才趕得要死),當上班族時至少像定時上發條的玩具車,每天乖乖照着時間表趕工。不過,沒有緊張感又沒有自虐習慣的我,暫時從 IT 產業的業務身份退役後,每天就慵懶懶地在沙發上度過(瞄一眼客廳沙發上的人形凹槽就可以簡單辨識出我最喜愛的位置在哪裡)。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8-31-2013

聽說 Anita 的農場這個星期很忙,人手恐怕會不夠,蘇小妹和我討論後決定這週末趕完工作就去農場幫忙。

我們中午12點半左右開車從 Lincoln 出發往 Kansas的 Anita 農場 ,趕著去幫忙擠下午 2 點這一趟的牛奶。我們比預定時間遲抵達農場,和 Anita 聊兩句後蘇小妹就趕緊換了衣服去擠牛奶。Anita 要出去餵小牛,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出生不久的可愛小牛,我欣然跟著去了。我陪全身工作裝束的 Anita 慢慢地走下階梯來到工作間,她背微微佝僂,辛苦的泡著專為小牛調製的牛奶。 我們邊忙著餵饑腸轆轆的小牛, Anita 說:「我真熱愛著農夫的工作!唯一的遺憾就是越來越老,沒辦法一直繼續作著我喜愛的工作。」自嘲的同時,她眼中依舊是閃耀着幽默的光芒。我點點頭,對她微微一笑。

人手多了,預定的工作時間縮短,等我們餵完小牛,Anita 的兒子 Kevin 偷空用他的農用越野車載著我和蘇小妹在離屋子較遠的農場角落奔馳繞了一圈,那地勢有點凹凸不平,我們在硬硬的座椅上彈跳著,大呼刺激。接著 Kevin 、Anita 的孫子們又趕著去幹其他活,因為農人的工作是每週七天,永遠也忙不完的。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