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7-2015

在這裡,一年當中適合人們在戶外自由活動的時間大約只有半年。因此在這一段時間裡,只要有時間、天氣許可,我們都會忙不迭地往戶外跑,或是忙著找個公園野餐,或是放風箏、玩飛盤,又或者是單純地散步攝影,捕捉季節的風景,總之,是一定要好好地把握。

今天,風和日麗的上午,我們開車去 Pioneers Park。在途中,我們見到一隻老鷹在颯爽的秋風裡悠哉地滑翔,牠強壯的翅膀平穩地伸展開,一動也不動,像個美麗的大風箏。

很多風箏喜歡裁剪、繪畫模擬成老鷹的形狀,如此看來,果然是有道理。

蘇小妹與我欣羨神往不已,討論著:「我們若也能像這樣乘風飛翔,那該有多好!」「看牠那模樣,自在寫意極了,難怪有人會把老鷹比喻為自由的象徵!」

等我們到了公園,我們直奔 Chet Ager Nature Center 。在這裡,經常可以觀察到許多野生鳥兒飛到擺放了餵食器的院區吃飼料,是攝影癡蘇小妹最愛的地方之一。

我在自然中心的建築旁看到了一個鋼盆。好奇地探頭看了一下,發現有十來隻死白老鼠,整齊地擺放在鋼盆裡。從未解剖過青蛙或任何活體生物的我見了這景象,嚇了一跳。

我們四處望,見不到工作人員,蘇小妹叨唸著:「真不該把老鼠這樣隨便亂放,萬一小孩看到,會嚇到的。」接著我們兩個爭論著這個老鼠到底是哪一種動物的食物。蘇小妹認為是拿來餵鳥類,我則認為是蛇之類的。

往前走,迎面錯身而過的人告訴我們:「嘿!前面有老鷹喔。」我們道謝之後往前走,發現前方其實有兩個大鳥籠,只是我們以前都沒有注意到。

兩個籠子裡分別住著:兩隻 Turkey Vulture 紅頭美洲鷲,俗稱火雞禿鷹,及一隻 Red Tail Hawk 紅尾鵟一種比老鷹小一點的猛禽。

我們仔細觀察那兩隻火雞禿鷹,兩邊翅膀不對稱,只能在籠子裡歪扭地撲動翅膀上樹。蘇小妹邊相機拍照,邊叨唸:「修剪翅膀讓牠們不能飛?真是慘忍。」我提醒他:「記得我們上次看到那隻蒼鴞嗎?我們不是誤會自然中心把蒼鴞綁在木樁上嗎?其實是蒼鴞受傷了,他們救回來照顧。」見展翅飛翔。

才一會兒,就有個工作人員戴著手套拿鋼盆走進鳥籠。蘇小妹猜對了!這些老鼠是餵這些鷹類的。她泰然自若地拿著老鼠餵食,並溫柔地對鷹們說話。

我們和她打招呼後,蘇小妹問:「這些鷹是受傷了嗎?」工作人員回:「是啊!我們照顧到牠們康復之後,便會放回野外。不過有一隻已經在這裡十五年了。」

她發現蘇小妹正拿著相機拍照,便體貼地將老鼠丟在方便我們捕捉鏡頭的位置,蘇小妹隔著鐵絲網,勉強拍了幾張照片。

離開鳥籠後,我們在公園裡散步,繼續討論那三隻鷹類的話題。

蘇小妹說:「那隻禿鷹已經在這裡十五年,我看是沒辦法恢復了。」我點頭同意他的看法。

我們想起了稍早前在天空見到自由飛翔的老鷹,又覺得這三隻住在鳥籠裡的鷹真是可憐。

蘇小妹又說:「妳想,鷹的天性就是要在天空飛、找食物,而牠們接下來的日子一輩子都在鳥籠裡,雖然不愁吃又活得長,但牠們還有甚麼生趣可言?」

我思索著說:「我不知道呢。我們人類若是身體殘缺了,動彈不得,我們也還有思想上的自由。你看,司馬遷雖被處宫刑,又被關在獄中,他依舊忍辱完成了史記。動物呢,我不明白牠們在想甚麼。若能夠選擇,牠們究竟是希望這樣繼續活下去呢?還是讓生命就此了結呢?我不知道。」蘇小妹點點頭。

我想了想,又說:「不過,求生是生物共通的本能吧。動物不像我們這麼複雜,我想,牠們無論遇到甚麼情況,總是會維持著求生的意志吧。」

這偶然間見到的鷹,讓我們思辯起生命這嚴肅的議題;這倒是我們要到公園遊玩時,未曾料想到的意外活動。

12003398_901633563206028_2626440428435374547_n

Pioneers Park 秋日景色。

12003341_901626749873376_2448980470828139068_n

來自然中心吃飼料的小雀。

11986523_901627529873298_152943050723713460_n  

吃著老鼠的火雞禿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