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3-2015

今年蘇小妹系上聘請了幾位新教授。其中有一位教授是從舊金山一帶搬來的華人。

我是從台北搬到 Nebraska 的過來人,我很清楚突然從華人世界搬到美國中部,是需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夠適應這個環境。

於是在聚會上,我告訴這位教授的妻子楠,我樂於和她分享我的經驗。我並告訴她,如有興趣,我可以帶她去參加 UNL Women’s Club 的活動。楠接受了我的提議,約好今天一起去「Newcomers & Friends Coffee 社團」喝咖啡。

我大約有一年沒有來這個社團喝咖啡,我發現,我的心情和一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差異。我從鴨子聽雷般地聽著大家說話,邊精神緊繃地準備回話;到現在能理所當然地聽著老太太們說話,邊輕鬆地想著,老人家說話有時候真不容易聽清楚啊!

同時,帶著楠這個剛搬到 Lincoln 的新人來參加,我覺得我從青澀害羞的菜鳥變成了提攜後輩的老大姐,很有成就感。

咖啡聚會結束後,我邀楠來家裡小坐。

她一進客廳,一望向窗外就尖叫了起來:「有狐狸啊!」由於實在太難以置信了,我停頓好幾秒才問她:「妳真的看到狐狸?」她堅定地點頭說:「對!」我趕緊衝到餐廳窗口,望向對面公寓的公共大草坪;不過就多耽擱了這麼一分鐘,我只來得及見到一團毛茸茸的漂亮橘紅,尾巴尾端是一小截雪白。牠移動的速度非常快,不到30 秒的時間便衝出我的眼簾。

我意猶未盡,依依不捨地轉頭望向楠,說:「妳實在是幸運!我在這房子了住三年,偶爾看到短耳兔都會叫個不停,妳才一跨進屋裡,竟然馬上就讓妳看到狐狸!」

我突然有了一個沒來由的預感:「這真是一個好徵兆。說不定楠在這裡的生活會過得很開心呢!」


後記.等蘇小妹回家後,我興奮地告訴他,我看到狐狸了。無論我形容得多麼言之鑿鑿,還上 Google 找圖片,告訴他我知道狐狸長甚麼樣子,我絕對沒有看錯等等。蘇小妹依舊不相信我真的看到狐狸。他認定狐狸不可能在都市裡生存的。

直到我說:「是楠先看到後我才看到。」蘇小妹立即乾脆地說:「那我相信。」

我有點不是滋味,半開玩笑地說:「我跟你講了老半天你也不相信,一說到楠你就相信了。你這麼不相信自己的老婆啊?」蘇小妹還是老樣子,冷靜理性地回答:「是妳自己說話不清楚。若只有一個人看見,很有可能是那個人看錯。即使是我一個人看見,我都會懷疑是我看錯,畢竟在都市裡見到狐狸的可能性太低了。假如妳一開始就說兩個人都看到狐狸,我會相信。」

呿!害我白費了這麼多唇舌。

Fox.jpg 

Google 找到的狐狸照片,很像我驚鴻一瞥見到的狐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