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2015

蘇小妹受系上所託,要帶一隊十六個年輕女孩到休士頓參加會議── Grace Hopper Celebration of Women in Computing 。

這個會議是以一位十分傳奇的女性 Grace Hopper (1906-1992)為名。她是第一位獲得美國海軍准將頭銜的女性;世界最早一批的程式設計師之一;也是最早的女性程式設計師之一。計算機術語「Debug」一詞的由來,便是她修復電腦時取出導致當機的飛蛾而啟發。她也被稱為「Debug 之母」。她不只開創了女性的許多新紀錄,也締下許多男性瞠乎其後的紀錄。有「不可思議的葛麗絲 Amazing Grace」之稱。

出發前,帶隊的教師及女學生們每個人都會拿到一件大紅 T 恤,要在拍團體照時穿上。蘇小妹拿回家後,我們發現那件 T 恤看起怪怪的,V 領特別深,剪裁不太一樣。

等蘇小妹在家試穿 T 恤時,我看到了忍不住大笑。他自己照鏡子也笑了起來:「怎麼看起來這麼像娘們?」

他問:「怎麼辦?每個人都得穿這件 T 恤拍照。」我看著他低領露出的胸口及薄布料下透出的胸部肌肉形狀,忍住笑,內心想的是:「擦個口紅吧,看起來就不會那麼突兀了,哈哈哈……」不過嘴上卻安慰他:「你在T恤裡面多穿一件平口的衣服,應該看起來就不會那麼怪了。」

後來蘇小妹問了,沒錯,那件 T 恤的版型是女子版。

另一位帶隊的女教師提早幾天前就已經抵達休士頓。蘇小妹一個人領著十六個年輕女孩搭飛機前往休士頓。

在旅行途中,我勸他應該幫女學生們多拍幾張照片,之後可以放在學校的網站之類。蘇小妹搖搖頭,說:「如果是男生我可以,可是這些都是女學生,我覺得不自在,而且之前在學校就已經拍過團體照了。」我瞧他一眼,唸:「你這個教師真是的!你們要找機會有一點互動啊,這種沒話講的情形有多尷尬。」他回嘴:「平安帶到休士頓,我就要交貨給女同事。」這位先生,交甚麼貨啊?

看他這麼彆扭的樣子,我想,這一段期間,我應該充當一下牧羊犬,幫忙照顧這十六隻小羊。不過,我也是害羞的歐巴桑,不知道跟年輕女孩該聊些甚麼,所以到底也是沒發揮到多大的作用。

過了機場安檢,我去買晚餐。我點了兩個小披薩,站櫃檯的女子看不出是來自哪一個國家,英文有點口音,由於披薩要等,她看了我信用卡的簽名,問我:「我可以稱呼妳『Ya』嗎?」我想,她如果叫「Ya 呀」,我一定不知道她是在叫我,於是我回答:「妳叫我『Wu 吳』好了。」她滿臉疑惑的表情重複一次:「Wu ?」我點點頭。

過了一會兒,那位店員「哇!哇!哇!」地喊了好幾聲。我愣愣地等,想:「她發生甚麼事了?『哇』甚麼?」

過了約十秒,我突然間明白:原來她把我的名字喊成 Wa 了!我趕緊上前去取披薩。幸好!我反應夠快,否則我的熱騰騰披薩就會變成冷乎乎披薩了。

我們吃飽喝足,又等了一會,便登上飛機。蘇小妹在飛機上數了數,十六名無誤。

於是,很順利地,沒遇到甚麼意外,我們各自帶著不同的心情,飛行在美麗的夕陽餘暉裡,朝向休士頓前進。

買披薩的插曲,讓我想起經典電視劇 Seinfeld 中最經典的一個橋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