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2015

最近生了一場病,雖不是甚麼嚴重病症,卻讓一向自我感覺健康的我哭爹喊娘地折騰了好幾天。

起初發病的時候是在星期五晚上,我突然劇烈顫抖,無法克制,抖得三十六個牙齒捉對兒廝打、大腿肌肉痙攣;接下來則是一陣高燒,燒得我像個大火爐兼汗流浹背,被褥床單均像是浸泡在水裡,似乎一不小心就會順著河水漂走。

隔天清晨又再顫抖、發燒一次。到了白天時,症狀減緩,我便以為沒事了。殊不知晚上一到,同樣的症狀又再次循環。

等星期天清晨高燒退後,看情況不對,打電話給 Vinod 的妻子 Rugmini (她是內科醫生),Rugmini 聽了我的症狀,要我趕緊去醫院掛急診。

在美國看醫生既傷荷包又麻煩,掛急診尤其是貴得嚇人,而且還是得等上個半天;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也顧不了這許多了。

到了醫院,做了許多檢查,我正發高燒到攝氏39度半,護理人員給了我兩顆退燒藥。等了大半天後,檢查結果出爐,醫生開了藥單讓我們去藥房取藥。

我對蘇小妹說:「唉,剛生病當時不注意,弄到現在不但人難受,還得鬧到醫院來,我真想哭。」蘇小妹淡淡地說:「等妳收到帳單之後,還會更想哭。」你這個傢伙,講話還真是不討喜。

離開醫院,到藥房拿了藥,我們回家休息。

吃了藥,病情得到控制。人不再拼命發抖、高燒,但還是很不舒服。頭疼雖不算欲裂,卻是揮之不去;牙齒、牙床隱隱作痛;腹瀉或又胃脹氣、打嗝、胸口像是卡個大氣泡,痛得我幾乎喘不過氣來;全身筋骨、肌肉又酸又疼。我只能裹著毯子,瑟縮在沙發上哼哼唧唧;或是沒精打采地在屋子裡走來走去。

《飛狐外傳》書中有一段描述苗人鳳中毒,雙目失明時治療的橋段:「程靈素在七心海棠上採下四片葉子,倒得爛了,敷在苗人鳳眼上。苗人鳳臉上肌肉微微一動,接著身下椅子格的一響。」看苗人鳳臉上平平淡淡,事實上,他為了忍痛,內力已經把坐的椅子崩壞了。

我一向以女漢子自許。每次讀到這一段時,都不禁為苗人鳳喝采,且暗自期許,有一天真的招逢病痛,我也要向苗看齊。

今天這一場病,讓我完全看清自己:以後甚麼英雄豪傑之志,休要再提起!所謂吳大哥也不過就是個狗熊罷了!

同時,我也真真切切地體會:「健康的重要。沒有了健康,一切都是空談。」

他奶奶的熊!連小孩子都能明白的道理,我卻等活到了四十幾歲才真正明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