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7-2015

今天早晨,蘇小妹及我早起散步到家附近的 South Pointe 購物中心,參加這個周末在 Lincoln 舉辦的秋天藝術季──全美各地的許多藝術家會帶著作品來這裡擺攤趕市集。

此時正是颯爽的秋天,我們倆沿途欣賞著晴空,青玉般的藍天,點綴著白得發亮的雲朵;偶爾駐足聽聽小徑兩旁嘰嘰啾啾、此起彼落的清脆鳥鳴,我只能分辨出北美知更鳥、美洲家朱雀、金翅雀、紅天主教鳥等這幾種比較常見的;欣賞道旁人家院子裡開得如火如荼的秋菊;踮起腳尖從樹上摘兩粒 Crab Apple (不知道中文該怎麼說,長相很像野生小蘋果) 邊走邊啃,享受那奔放的芳香,以及酸到齒根裡的勁道。

如此走走玩玩,十五分鐘的路程一下子就到了。

此時,眼尖的我遠遠看到 South Pointe 周邊的路樹底下冒出野菇,我立即離開小徑,跑去摘起來。

蘇小妹阻止我:「這個菇長在這裡不好。」我看剛摘到的菇厚實飽滿,呈現著圓潤的褐色,又湊到鼻尖聞聞,一陣飽含土地精華的芳香撲鼻而來,薰得我口水直流,說甚麼也不肯放下。蘇小妹也不再說話,讓我把採到的菇放進背包裡。

我心情大好,蹦蹦跳跳地牽著蘇小妹的手逛。每個藝術家帶來的作品各不相同,甚麼形式的作品都有:製作精巧得令人乍舌的紙雕畫、粗曠的石雕、油畫、水彩畫、攝影作品、陶器、瓷器、皮件、手工珠寶等。

我們向一位製陶的藝術家買了兩個含把手的湯碗。手工製的陶器,每只形狀略微不同,漂亮的藍色釉彩也不盡相同;我們仔細地一只只檢視,選出最喜愛的兩只碗。我們享受著挑選的樂趣,藝術家也耐心地任我們選擇,他自顧自地翻著報紙,等我們挑好了,才放下報紙幫我們結帳、包裝。

過一會, Vinod 夫妻也來了,我們分作兩路:Vinod 及蘇小妹一道,我則與 Rugmini  一起逛。兩個女生邊走邊聊天,逛了一陣。

一個棚子裡擺了一個小講台,還有幾十個座位。一個男性架好大提琴拉個幾聲,另一個女性則清清喉嚨試音。原來還有音樂家會來表演,這個藝術季真棒!

我們四個人到這裡碰頭坐著休息一下,順便聽音樂。他們演奏的音樂是藍調爵士,那女性一開口便令人驚豔。年約五十,聲音依舊宏亮,低音高音收放自如,我聽得很陶醉。可惜我們已經約好要到農夫市場一起午餐,聽了一首歌就離開。

到了農夫市場,正好遇到新餐廳來宣傳,我們便排隊去取一份免費的餐點,雖然每人只有一小盤,不過食材新鮮,又烹調得宜,我吃得很開心。

逛了幾個食物攤,決定中午吃葡萄牙菜。我們點了燉肉及一種讓我想起梅干菜的葡式燉菜配米飯,十分美味。原來 Lincoln 也是有這麼好吃的餐廳,我都不知道。真是孤陋寡聞。

Vinod 的兩個雙胞胎跑去義式冰淇淋攤排隊買冰淇淋,也勾起了我們倆吃冰淇淋的慾望,我們決定共食一份。在排隊時卻為了要用甚麼容器裝冰淇淋爭執不休。

蘇小妹要用紙杯,他說這樣不同口味的冰淇淋才不會混成一團;我則看著香脆的威化餅筒流口水,說甚麼都要吃到。我們互不相讓,輪到我們點餐了都還沒辦法達成決議。看看後面等待的隊伍,優雅的女店主微微一笑,說:「可以兩者兼得喔。」便用紙杯裝好兩球冰淇淋,再把威化餅筒倒扣在冰淇淋上,輕鬆解決了我們的爭端。

吃了冰淇淋,我們愉快地和 Vinod 一家說再見,離開農夫市場。

晚餐時我迫不急待地把早上採的蘑菇切片煮來吃。野菇濃郁的香氣在嘴裡化開,再加上柔韌飽滿的口感;市場買的蘑菇和這野菇一比,都變成尋常的庸脂俗粉了。

我告訴蘇小妹:「早上我摘菇的時候,旁邊有一些剛冒出頭的,我留著沒有摘。我們白天再去摘回來吧。」

蘇小妹面露豫色,說:「這蘑菇是從護根木屑長出來的,加工過的木屑恐怕有加色素或化學物質。還是不要吃太多比較好。」

聽他這麼說,我乾脆地說:「好吧。那麼我們有空就趕快去樹林找蘑菇。」

就這樣,在 Lincoln 的樂子,我想是永遠也找不完的。

IMG_1695.JPG 

在樹下找到的野菇。

IMG_1702.JPG 

藝術家的攤子。

IMG_1709.JPG 

現場爵士演奏。

IMG_1721.JPG 

在農夫市場買的葡式料理,十分美味。

IMG_1734.JPG 

冰淇淋店主輕鬆解決蘇小妹及我的爭執。

IMG_2179.JPG 

新買的一對手工湯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