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2015

往年每到秋葉轉換顏色時,蘇小妹及我總會把握這個時機,找一天到 Platte River (印地安語:平順之水) Park 走走,爬上約六層樓高的高塔,欣賞那彷彿要將天際燃燒起來的絢麗秋日原野。

今年我們更進一步,在公園裡租了一間小木屋。從休士頓回到 Lincoln 的隔天就出發到 Platte River Park 尋秋去。

公園位在寬廣平順的 Platte River河畔,佔地十分廣大,開闢了非常多條交錯縱橫的小徑。

抵達公園時,還不到進房時間,我們便穿著登山鞋去健行。

今天我們特意走一條往常從未走過的小徑。茂密樹林裡的小徑有許多陡坡,辛苦地爬上爬下了幾十分鐘後,突然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一片平坦的草原。草原旁有一座小木橋,木橋再過去便是傍著 Platte River的火車軌道。

幾十分鐘前,我們在狹窄而彎曲的小徑上行走時,並未意想會遇到這麼棒的地方,蘇小妹及我相視而笑。我們趴在橋欄杆等著火車來,欣賞火車拖著長長的車身,沿著河流前進的神氣模樣。

我們跨越木橋,繼續順著另一條小徑往前走入另一座樹林中。

我發現樹林的土質很特別,平坦的路上不是常見的林中泥地或草地,而是一種細密的沙土,走在上面很像是海邊沙灘。我在沙中也看見許多貝殼類的殼,我新奇地叫蘇小妹來看。

蘇小妹很喜愛樹木,他特別喜歡拍樹葉在陽光下的光影,或是粗壯厚實的老樹幹等畫面,因此在樹林裡他一直是抬著頭向上看,比較少注意地上的事物。

聽見我找到貝殼,他也感到很新奇地湊過來看,說:「樹林裡怎麼會有貝殼呢?」我也不懂。聳聳肩回答:「不知道。不過你知道在 Nebraska 發現過鯊魚的化石嗎?幾百萬年前的 Nebraska 是沉在海底下的。」蘇小妹點點頭。我們又隨口討論了一會。

這時候,我覺得地質學真是一門有趣的學問。我若是地質家就可以解開這些疑問了吧。

走著走著,小徑的路況陡然丕變。小徑的土地變成林中常見的泥土地,而且變得既曲折、狹窄又高低起伏很大,我們撐著膝蓋,費力地上坡下坡。

逆向突然有人騎著越野腳踏車出現,我們趕緊跳到路邊讓行。騎士向我們點頭致意。我們對這騎士十分佩服,因為我們光是用兩隻腳爬坡就已經覺得很辛苦了,他竟然還能夠騎得這麼快!等我們向前遇到分岔路,看到路標才知道,原來這是條越野腳踏車路徑。這條路徑難度比較低,岔路的另一頭,還有一條難度更高的!哇!這些越野車騎士的腿上是加裝了六汽門引擎嗎?

腿上沒有加裝引擎的我們繼續辛苦地爬上爬下,好不容易才又回到剛剛平坦的樹林地。原來這腳踏車徑順著丘地繞了一圈又回到入口處。

我鬆了一口氣。雖知道這裡不是適合野外生存遊戲的荒郊野嶺,而是一個老少咸宜的休閒去處,不會有難度太高的路徑,但我還真怕不知要走到幾時才能走出來。

Platte River Park離 Lincoln 不過四十分鐘左右的路程,這幾年來我們也來過非常多次,只是我們往常都是走習慣的路徑。走了幾次下來,我開始覺得 Platte River Park 不過爾爾,少了新鮮感。

今天發現了新的區域,也發現了新的樂趣。蘇小妹及我開始認真地研究起公園地圖,打算下次來的時候,還要再多開發幾條新路線。

這個經驗讓我很有感觸。

很多時候,一項技藝、一門學問、親近的人等事物,當我們浸淫久了或是相處久了之後,會以為自己對這些事物已經熟到不能再熟,了解得非常透徹。我們會開始輕忽它,認為這沒甚麼,覺得膩了。事實上,事物的面相總是非常多元,真的如我們所想像的那麼簡單嗎?如果多用點心體會,多從不同的角度研究,我相信我們會再次挖掘到和以前很不同的新感受。

12122502_920471311322253_5775607801983555150_n.jpg 

穿過這座木橋彷彿就是通往桃花源的道路般。

IMG_3198-001.JPG 

我們趴在木橋欄杆上欣賞火車。

12038009_920469667989084_830496759579369009_n.jpg 

蘇小妹就愛拍樹木的光影,百拍不膩。

12049239_920470934655624_5227524325341952679_n.jpg 

美麗的橡樹葉。

12042788_920469177989133_2201879320602648885_n.jpg 

像沙灘一樣的沙地。

12046970_920470694655648_5631346874512000113_n.jpg

貝殼類的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