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2015

入冬以來今天難得暖和,最高溫到攝氏10 度。趁著好天氣,傍晚我跑到陽台剪指甲。

正專心時,我聽見雁鵝的叫聲。抬頭看,一群加拿大雁鵝排成人字形從我們家領空上經過,朝向東南方飛去。

牠們距離我非常近,近得除了雁鵝在飛行間與同伴互相聯絡的叫喚聲之外,我還可以聽見牠們鼓動翅膀關節時發出的「嘰拐」聲。

我愉悅地望著牠們,仰頭觀看雁鵝們有力地拍擊翅膀飛行的姿態,彷彿自己也能感受到那股撥開空氣向前滑行的力道以及翱翔的感覺。

曾讀過動物行為學之父──康拉德‧勞倫茲 Konrad Zacharias Lorenz 的科普著作《所羅門王的指環》及《雁鵝與勞倫茲 (又譯:灰雁的四季) 》。我非常喜愛這兩本書,反覆閱讀了四、五次以上,對於勞倫茲博士所記述他與動物之間趣味橫生的互動十分嚮往。

因此,平日當我在 Lincoln 看到加拿大雁鵝在池塘裡游水、進食、打架,或是排成一字形、人字形的隊伍飛行時,我都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我會回憶勞倫茲博士記述的情景,嘗試著和眼前的景象連結,並自鳴得意解釋雁鵝行為所代表的意義。

看著雁鵝飛遠後,我低下頭來繼續剪指甲。

過約兩、三分鐘,我又聽到一陣雁鵝鳴叫。鳴叫聲很明顯地和之前飛過的一群雁鵝叫聲不同。這叫聲像是一隻小狗受到委屈時的嗚咽聲。我又抬頭看,一隻落單的雁鵝急匆匆地拍著翅膀追趕前面的隊伍。

前面隊伍雁鵝拍擊翅膀的感覺是不慌不忙,很有韻律;這隻雁鵝的拍擊節奏卻是亂七八糟,感覺是拼命向前衝一陣,後繼無力,只得慢下來,停一會,又趕緊向前衝。牠一邊追一邊發出「嗚啊!嗚啊!」的聲音。

我見了這情形,雖對這隻雁鵝深感同情,卻又忍不住感到好笑起來。

剪完指甲,我走回屋裡,告訴蘇小妹這件事。結語我說:「我不需要所羅門王的指環,也不需要小叮噹的動物語言翻譯機,我也可以聽得懂這隻落單雁鵝在叫甚麼。」這時,蘇小妹突然縮緊喉嚨,細聲叫:「等等我!等等我!」

我大笑:「原來你也懂得雁鵝話!哈哈哈!」

註:傳說所羅門王有一個神奇的指環,他戴上了之後可以和動物交談。勞倫茲博士借用這個比喻作為書名。

10929001_787774484591937_1508671482972318150_n.jpg 

排成人字形飛翔的雁鵝。今年一月,蘇小妹拍攝於 Pioneers Park 。

10424335_787774424591943_8508216859619555972_n.jpg 

10264709_787775241258528_4705996539400106156_n.jpg 

在飛翔的雁鵝下方其實是有風險的。方便中的雁鵝。

10933827_787775734591812_4890854268220541002_n.jpg 

雁鵝一邊飛行會一邊和同伴溝通。

10931300_787775607925158_7766096240741714349_n.jpg 

乘風而去。

10940625_787775354591850_9104834341879278903_n.jpg

我看到的那隻落單雁,大概就像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