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2015

這個星期蘇小妹要到芝加哥開會。雖然我最近不太走運──不久前生了一場病剛痊癒,緊接著又得了重感冒──不過,我準備好充足的喉糖、咳嗽藥水、口罩,依舊是勇猛地朝向五大湖出發。

從 Lincoln 飛到美國大部分的地方都要轉機。芝加哥是我們最常轉機的機場,卻從未進過芝加哥城。這次,終於要踏出機場,走上芝加哥的街道。

飛行期間我忍不住咳嗽起來,我趕緊喝熱水又含喉糖止住,再加上飛行時間只需要一個小時又十分鐘,還好咳嗽事件並沒有發展成驚天動地的大事件。

只是在飛機降落時,我的耳朵劇痛,又是讓我哭爹喊娘了一回。在一旁的蘇小妹倒是十分鎮定,淡淡地說:「妳現在身體虛弱,氣壓改變導致耳朵痛是很自然的事,不用太緊張。」你這個機器人可以不要這麼鎮定嗎?安慰一下病人也是你應盡的義務之一吧!

蘇小妹的學生 Adam 跟我們同行參加會議。Adam 雖已經取得博士學位,但他留在 UNL 當一年的臨時講師。他的妻子及六個月大的小嬰兒、娘家家人也會來芝加哥和 Adam 碰頭。他們提早開車從 Lincoln 出發,抵達芝加哥的時間和我們差不多。

Adam 對芝加哥很熟,因此飛機一落地我們便像是小鴨跟母鴨般隨著 Adam 搭地鐵到旅館。難得不需要在陌生的地方找路、看地圖,蘇小妹拖著行李的表情顯得特別輕鬆。

這幾天芝加哥的氣溫比 Lincoln 要低,大約只有攝氏 4 度左右。我有備而來,把所有能披掛上身的防寒衣物:羽絨外套、圍巾、雪靴、耳罩、手套等全都戴上。

和台北捷運相比,芝加哥的地鐵很老舊,還有濃重的柴油味,行進時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音,還搖晃得很厲害。不過我在車廂時聽起來不算太大聲,等下車走到高架下,才發現原來「轟隆!」聲這麼大。

到了Clark/Lake 站,從地鐵站鑽出來,看到芝加哥夜晚的光景,我不覺讚嘆:「真是美麗!」尤其是走到河畔時,河面水光粼粼,倒映著兩旁高樓的明亮燈光。可惜太冷了,否則真適合散步。

 拖著行李走半個多小時,抵達旅館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我們邊放行李邊討論,晚餐就到旅館旁的 Subway 隨便吃吃吧。正說著,Adam 來敲我們的房門,告訴我們,他的家人在 Lou Malnati's 買了披薩,雖然是吃剩的,問我們介不介意來一點。

Lou Malnati 是全芝加哥最好的深盤披薩餐廳。為保持美味,點餐之後餐廳才會開始製作,因此至少都需要等個 45 分鐘以上。

我們本來已預期晚餐是乏味的 Subway 三明治,現在出現不用排隊等待的熱門深盤披薩,即使是冷的,我們也是忙不迭稱謝,立即去拿了兩塊回來。

Lou Malnati 不負盛名,披薩非常美味。蘇小妹說:「這披薩真好吃,肉醬豐富又香濃,番茄的味道吃起來就像是我們家的一樣。」聽到他的形容詞,我笑了。

我心想:「人家可是芝加哥最好的餐廳,吃起來味道跟我們家一樣,那他們還要混嗎?」不過其實我明白他的意思。Lou Malnati 是採用新鮮的好番茄自己熬煮番茄醬,而非工廠大量製造的罐頭醬汁,吃起來當然很像我們菜園裡自己種的番茄。

今天是抵達芝加哥的第一天,旅程有點辛苦。不過,我們也吃到了美味的披薩,實在是個美好夜晚的句點。

IMG_4226.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