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5

密西根大街是一條美麗的街道,在河北岸的那一段,更是有「華麗一英里」之稱。今晚在這裡會舉辦「Tree-Lighting Parade 點燈儀式遊行」,並且兩百株沿著密西根大街的路樹裝飾了聖誕燈,會在同一時間一起點亮。據說這是美國北部最大規模的冬季節日遊行慶典。

天不做美,昨日起氣溫驟降至攝氏零下六度左右,同時,芝加哥下了一場百年來十一月時最大的雪,有些地區高達 16 吋。

難得來到芝加哥,又是難得遇到這樣的大活動;即使在這樣嚴酷的天候,即使我感冒的症狀也一點都沒有變好,蘇小妹及我還是決定出門參加。因為難得嘛!

我全身包得緊緊,只露出眼睛,又帶了一堆喉糖及熱水瓶,出門湊熱鬧去。路上的積雪已清除的相當乾淨,沒甚麼殘留。大城市的效率果然不同。

大部分的街道已禁止車行,只剩下幾條街道可以行駛車輛。街上行人的腳步也不像我在白天時看到的急促,人們踏著愉悅而輕鬆的步伐,有志一同地朝向一樣的方向前進。大家都是要去看遊行的!

在潮水般的人群中走了十幾分鐘,接近位在密西根大街的中心點,我們發現重要的點都已經黑壓壓地站滿人了。

我們趕緊掉頭,另找看得到遊行的其他地點。找得有點辛苦,途中好幾個地方都被封住無法跨越,只好或是回頭或是繞路。走著走著,我們走到川普大樓前的廣場 (就是那個出來競選總統的川普),我眼尖看到有一個位置可以佔到第二排,便拖著蘇小妹到那裏。前面是兩位個子不高的華人女子,我恰好可以錯開她們的頭,蘇小妹個子比我高,站在我後面。

我們一站定後,開始有人向這裡湧來,這區馬上就像灌飽的香腸一樣擠滿了人。

我偶爾會忍不住咳嗽,即使是用圍巾包著臉,又是含喉糖又喝熱水也止不住。我斜後方本來有個黑人小孩,聽見我咳嗽,表情很豐富地對媽媽說:「我覺得很糟。」便一溜煙不見了。我很想叫住他:「不要走啊!」但是咳得快斷氣了,說不出話來。

過一會,有個媽媽鑽到我旁邊來,對那兩位華人女子說:「可以請妳們挪一下,讓我孩子趴在欄杆上嗎?」她們不太高興,但那媽媽還是抱著孩子硬擠進了第一排。

蘇小妹及我相對望,我說:「那個媽媽真是狡猾。」蘇小妹點點頭。

在寒風中等待實在是辛苦又無聊,那媽媽等不及遊行開始,又帶著小孩離開。一位看不出種族的亞裔媽媽帶著小兒子便趁機替補上空位。

等得我都想要放棄時,遠處的密西根大街有了動靜。以為要開始了,大家興奮起來,但是等了一會,又沉靜下來。等得我又快失去耐性時,第一輛花車緩緩像這裡駛來,是米老鼠及米妮在花車上向大家揮手。

不知道是天氣太冷了還是遊行的花車不夠精彩,我們這一區的人們表現很冷靜,感覺不出擠滿了人,人們沉默地看著距離有點遠的花車,連討論的低語聲都聽不到。

除了那一對亞裔母子。那個小男孩看到每一輛花車都會開心地歡呼鼓掌,自始至終都非常捧場,媽媽見到兒子如此興奮,也靦腆地微笑看著孩子。

我低聲對蘇小妹說:「有這個男孩才有點人氣,不然真是悶死了。」蘇小妹笑著對我點點頭。

花車行進非常緩慢,一輛花車經過後還要再等五分鐘以上才有下一輛,空白期很悶。不過遊行後會有煙火表演,所以我還是耐心地等待。

蘇小妹突然說:「我冷得快要受不了了。」我驚訝地看著他:「會嗎?我覺得很暖和啊!」說完我才想起,我的冬裝設備比蘇小妹精良得多──腳踏著毛絨絨的全皮雪靴、裹著蓬鬆的羽絨外套,蘇小妹卻是穿著四季通用的普通皮鞋以及一點也不暖的夾克。和我相比,他就像是單衣順母的閔子騫。

同時,蘇小妹又怕我冷,輕輕環著我,寒風吹過來時,我也會趕緊縮頭躲在前面人的後面擋風,因此在這樣的環境,我倒覺得相當溫暖。

我掙扎了一會。再過二十分鐘就會放起煙火,又是好不容易才擠到這裡來,我捨不得放棄這個位置;但我也不想讓蘇小妹繼續忍受寒冷。蘇小妹當然明白我的心思,他說:「再等一下吧。」

又等一會,我乾脆地對蘇小妹說:「走吧!再拖下去連你也感冒就糟了。」我們便離開人群,去吃頓暖呼呼的晚餐。

人生的緣分有時候很奇妙。搬來美國三年,我沒想過要參加遊行,直到九月時才和 Anita 一起觀賞了 Wetmore 小鎮的超迷你遊行,那時候想,這樣的經驗也足夠了。沒想到這麼快又來到大城市參加這麼大規模的遊行。

雖然這場遊行不如我預期地熱鬧精彩,不過,只要我們兩個一起,甚麼樣的經驗都是好經驗

IMG_4278.JPG 

芝加哥的捷運,夜晚時會閃著彩色燈光。

IMG_4273.JPG 

我們的熱呼呼晚餐:吃起來像是叉燒包的包子。雖然不夠道地,蘇小妹及我已經是吃得很感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