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2015

早聽說芝加哥藝術博物館是一間很棒的博物館,蘇小妹及我今天預留了很多時間,準備好好地逛。博物館 10:30 開門,約半個小時前我們就在門口等待,要當第一個進入館內的客人,這樣才不會浪費多餘的時間。

保全一打開門,我們快步走進去買好票,看了看導覽地圖,便直接衝往印象派展覽廳。

芝加哥藝術博物館以收藏了大量的印象派作品著稱。蘇小妹及我都對印象派的作品有特殊偏好,尤其喜歡莫內。

一跨進展覽廳,迎面便是31歲即英年早逝的藝術家秀拉作品──傑克島的星期天午後。以前在書上看過這幅畫我便念念不忘,今天能夠看到真跡,我的心情有一點激動,立即轉頭問廳內的保全人員,可以拍照嗎?保全人員禮貌地謝謝我事先詢問,回答我,可以拍照但不要用閃光燈。

我便趕緊要蘇小妹幫我拍下這幅畫留念。戶外是冰天雪地,我們乍入溫暖的博物館,溫差讓相機的鏡頭蒙上一層水氣,擦了兩、三次才拍出清晰的畫面。

接著看到愛德加‧竇加Edgar Degas的作品。我一向只知道芭蕾舞者系列,不知道他亦對賽馬感興趣。這裡也收藏了他幾張練習本的畫,同樣的一匹馬、一位騎師,竇加不厭其煩地仔細觀察,從各個角度精準地描繪。無論是馬的精神、骨架、躍步以及騎師拉韁繩的動作、隨著馬兒起伏的姿勢,都畫得栩栩如生。從這位藝術大師的練習本可以看得出,他之所以能夠成功所依靠的不僅僅是過人的天分,他勤奮反覆練習的毅力亦是超越一般人。

再看旁邊收藏的系列粉彩芭蕾舞者,印象派畫法幾筆勾勒出芭蕾舞者的神韻,看似簡單,背後所需的可是數十年功力啊!

後來我知道竇加五十歲以後多用彩色蠟筆及雕塑創作,因為他的視力衰退,這些作品對視力的要求比較不高。

我很感動。對藝術家來說,視力是他們的生命。竇加並沒有因此頹唐喪志,而是山不轉路轉,找尋其他途徑繼續創作。

反觀我自己這幾年來寫作,一點點小不順意就想休息,動不動就喊著遇到瓶頸,寫不出東西。對這樣的態度,我有一點慚愧。

繼續往前走,我們又看到雷諾瓦、馬內、梵谷、莫內等的作品。

這真是太奢侈了!這些名家的作品隨便一幅在普通的博物館都足以當作鎮館之寶,在這裡,每一位的作品都是好幾幅一字排開。看得我驚喜不已,睜大眼屏息欣賞。

尤其是莫內。光是乾草堆系列,就收藏了六幅!只見平淡無奇的乾草堆在莫內筆下,隨著不同季節、不同時間的光線等狀態,呈現出不同的豐富景色。

當然,還有睡蓮池。睡蓮有巨幅作品,也有小幅的,也有畫了橋的,共收藏了六幅。我幾乎是黏在這裡不想移動了。

理性的蘇小妹雖然也是最喜歡莫內,但他知道寶山裡的寶物太多,該往下一站走,耐心等了我十多分鐘,又拖著我往下一個區域前進。

還有美國代表性畫家 Grant Wood 的作品,我們去看有名的 American Gothic,這幅畫經常被美國人模仿或惡搞。

館內的收藏品也有古希臘、羅馬的雕像。在看過羅浮宮的驚人豐富雕像後,我對這裡殘缺斷臂的小規模收藏變得無動於衷。

接著轉進亞洲區。看慣了故宮的寶藏,對外國博物館收藏的亞洲藝術我通常覺得不甚了了,雖偶有珍品,規模總是不大。但這次我轉到中國區時,卻嚇了一大跳。這裡收藏的商周銅器、玉器;宋、元、明、清瓷器;唐三彩陶等文物,不但珍貴且數量十分可觀。

唐三彩陶更是讓我驚訝。除了在台灣,我沒看過如此精良豐富的收藏。

我本來想跳過現代藝術,但低頭看導覽地圖,發現這裡有畢卡索及馬諦斯的作品。我雖不是特別喜歡這兩位的作品,但難得來,不想錯之交臂,便和蘇小妹急匆匆地找去。

欣賞這兩位大師的作品之後,我覺得館內重要的作品應該都差不多看過了,開始放鬆心情隨意閒逛。

走著走著,看到一幅作品,我停下了腳步。我喜歡這幅畫的風格,並覺得似曾相識,湊上前看畫旁的簡介。原來作者是保羅‧克利 Paul Klee 。

我在二十多歲的時候看到克利的作品──轉眼老去 Senecio [Soon an Old Man] 時就非常喜歡,現在在不經意的情況下又看到克利的其他作品,而且也一樣喜歡。我真是驚喜極了!

有了這經驗,我開始小心謹慎地欣賞。看到了一幅老太太坐在荒蕪海邊的畫,畫風、色彩運用迷幻而寂寥。我「咦」了一聲,又是覺得熟悉。蘇小妹說:「這個畫家很有名。他的作品裡常常有時鐘。」原來他是頂頂有名的超現實大師薩爾瓦多‧達利 Salvador Dalí。

連我這種對藝術不是很有研究,也不算是特別感性的人,竟然也能夠簡單辨識出大師級藝術家的個人風格。雖說藝術是沒有一定標準的,但我想,這些成名的藝術家們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每一位都是天分再加上後天的苦工,傾其所有熱情與生命灌注在作品裡,讓人一眼就能感受得到那千錘百鍊的美。

12313777_933715653331152_2351671433647311344_n.jpg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位在密西根街上的大門口。 

12301729_933716663331051_2201294232782569764_n.jpg 

門口有對威風凜凜的銅獅。

12247099_933715813331136_6712863924016803134_n.jpg 

俯瞰密西根大街。

12278791_933717469997637_5875233926850348078_n.jpg 

樓梯對面就是印象派大廳。秀拉的畫就在入門口處。

11224364_933716773331040_871227341926049243_n.jpg 

傑克島的星期天午後──秀拉。

12310537_933716839997700_3966271042853096712_n.jpg 

Lunch at the Restaurant Fournaise (The Rowers ’ Lunch) 划船者的午餐──雷諾瓦。

12311145_933716803331037_1704973481750273784_n.jpg 

Arrival of the Normandy Train, Gare Saint - Lazare 聖雷札火車站──莫內。

12301707_933717616664289_2385158974499138544_n.jpg 

睡蓮池──莫內。

12250149_933717306664320_906883411929810926_n.jpg 

American Gothic──Grant Wood

12311137_933717356664315_7593642765864478286_n.jpg 

唐三彩陶。

12294622_933717443330973_6893529699846016191_n.jpg 

唐三彩陶。

12309700_933717666664284_7522520617653775415_o.jpg 

老吉他手──畢卡索。

12301702_933717743330943_4545595434082191784_n.jpg 

Fleeing Ghost──Paul Klee 克利。

12311267_933717849997599_6273862195670527183_n.jpg 

A Chemist Lifting with Extreme Precaution the Cuticle of a Grand Piano──Salvador Dalí 薩爾瓦多‧達利

12278682_933717796664271_2875574902476190391_n.jpg 

驚喜地發現,這裡有現代主義雕塑先驅Constantin Brancusi 的三件作品。由近至遠為:White Negress II、 Leda、Bird。 

12278685_933717596664291_1725378217619427136_n.jpg 

從博物館窗內看到的芝加哥城市。

12308589_933717009997683_4829226197286365791_n.jpg 

12274609_933717886664262_7770287173474640866_n.jpg 

休息區有趣的椅子。孩子可以在扶手內鑽來鑽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