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2015

年輕時我視牙醫如毒蛇猛獸,能不見就不見,往往得拖到摀著嘴巴的程度才會走進牙醫大門。不過自從和蘇小妹這個優等生一起生活後,他每半年定期檢查牙齒的時候就會拎著我一起去。

蘇小妹的牙醫是一個早該退休的七、八十歲老牙醫,和兒子一起開了一間牙醫診所。年輕醫生相當搶手,早就已經無暇再接手新的病人,不過由於蘇小妹已經在這間診所檢查牙齒多年,兒子有人情味地接手我這個病人。因此,我們檢查牙齒時很方便,可以安排在同一時段,他見他的老牙醫,我見我的年輕牙醫。

蘇小妹提起過,老牙醫的手抖得非常厲害,每次幫他檢查牙齒時,口腔鏡及探牙棒都會拼命撞擊他的牙齒,更誇張的時候,老牙醫還必須將手跨在蘇小妹身上來保持穩定。我勸他:「你可以要求換到兒子這裡來啊。」蘇小妹搖搖頭:「這樣的安排比較方便,節省時間,不用兩個人等來等去。」我也就隨他。

蘇小妹告訴我,每次他去檢查牙齒,牙醫都會送他一個紙袋,裡面有:高露潔的好牙刷一隻、旅行用小牙膏一條、牙線一盒還有一小瓶的名牌漱口水。

這個紙袋聽起來就像是牙醫版的豪華福袋嘛!我雖然討厭見牙醫,但若能收到這樣的福袋也算是一點小小的補償。

第一次去看牙醫,我發現父子雖然同一個診所,區域卻是劃分得很清楚。診間入口各自分開,兩個牙醫各有專屬助理,連廁所都是一邊一間,劃分得真是徹底。

檢查完我的牙齒,年輕牙醫愉快地告訴我,我現在牙齒狀況很穩定,沒有發現新的蛀牙等問題。接著他指著牙齒治療檯上的一排牙刷,問我:「妳喜歡甚麼顏色呢?」我直覺回答:「藍色。」牙醫便拿起藍色牙刷遞給我,輕快地說:「OK!這是妳喜歡的藍色。」我等待他拿出豐富的福袋給我,呆呆地拿著牙刷只是杵在那裏。牙醫見我不動,微笑說:「妳已經檢查好,沒事了。」我這才向他道謝,走出診療間。

我走到大廳望著櫃檯的秘書,想,豐富的福袋是不是在這裡領呢?秘書顧著忙自己的事,並不理會我。很快地,蘇小妹也從老牙醫的診療間走出來,手上拿著一個紙袋──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福袋。

這時我才終於明白,我拿不到期待的福袋了。我悻悻然看著手中的牙刷,這牙刷僅僅包著透明塑膠套,連印字都沒有,是隻廉價到不能再廉價的牙刷。蘇小妹看到我的廉價牙刷,哈哈嘲笑我的牙醫送的禮物爛。

輸人不輸陣哪!我為了莫名其妙的意氣反唇相譏:「那是因為我的牙醫受歡迎,不需要好贈品來拉攏病人;你的牙醫送你那麼多東西,是要補償你的牙齒被口腔鏡戳。」蘇小妹聽了,苦笑點頭承認我說的有道理。

雖然我贏了這一局,不過,真不知道這有甚麼好值得高興的。

接下來幾次去檢查牙齒,結束的時候,我的牙醫都會用他一貫的輕快態度問:「妳喜歡甚麼顏色?」我見他那輕鬆的樣子就有氣,很想回他:「不過是隻爛牙刷,甚麼顏色都不要緊啦!」但是沒有種的我總是乖乖回答:「藍色。」然後拿一隻藍色牙刷回家。

走到大廳,看到蘇小妹拿著那個豐富的福袋,我又是艷羨不已。

以前在台灣看牙醫,從來也沒想過贈品這檔事;自從看過蘇小妹的福袋後,我就越看我的廉價牙刷不爽。可惡!為什麼不能夠既讓年輕醫生檢查牙齒,又拿到老醫生的福袋?

人生的缺憾究竟是源自於命運的捉弄,還是由於人心的不滿足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