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7-2016

今天是聖派翠克節,是紀念愛爾蘭主保聖人──聖派翠克主教的節日。雖然這一個節日是起源於愛爾蘭,在美國並不是法定假日。不過在每年的三月十七日這一天,無論是愛爾蘭裔或是非愛爾蘭裔的美國人們,大家會身穿綠色衣飾、舉辦遊行、聚餐、教堂禮拜等活動來熱熱鬧鬧地慶祝這個全國性的節日。

我今天必須要到 Sheldon 美術館為孩子們做藝術導覽,心血來潮想找件綠色的衣服應景,卻發現我的衣櫃裡找不到像樣的綠色。我本想穿一件我認為是墨綠色的洋裝,蘇小妹看了說:「這不是綠色,是灰褐色。」在這個準備出門前的緊急時候,我們應該要拿出色票來鑑定一番嗎?

正想放棄時,我突然想起,我的高中體育服是貨真價實的綠色!

身為北一女畢業的校友,我的衣櫃裡也不免俗地留著一件青春年華時嫌棄的醜陋青蛙綠體育服外套。

在我的眼裡,這件外套既難看又不保暖,可以說是佔地方又派不上甚麼用場;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十年來,我總是把它珍重地收在擁擠的衣櫃裡,甚至還千里迢迢帶到美國來。

在台灣,若要我頂著一張老臉穿上這件高中體育服上街,我是打死不敢;此時在這個華人稀少的美國中部,我的膽子卻是大了起來。

有何不可呢?這個季節穿剛剛好。於是我聳聳肩,套上外套出門。

到了 Sheldon,我大方地穿著這件體育服走來走去,每個人都一如往常──沒有人對我的體育服多看兩眼。

此時,我反而奇妙地生出一股錦衣夜行的遺憾感。( 怎麼沒有人注意我呢?我可是作了一件超級勇敢的事耶!)

於是我裝作不在意地對一向親近的 Evelyn 老太太說:「我今天找不到綠色,所以穿了我的高中制服來喔。」

老太太說:「哇!真好,高中的衣服妳現在還穿得下啊!」(老太太妳搞錯重點了啦!我高中時是個胖子,現在當然穿得下。我想說的是:這是北一女的體育服耶!)

既然美國佬不能理解北一女制服的神聖感,我故作輕描淡寫地解釋:「這是台北第一女子高級中學的制服,是全台灣最好的女子高中。」

在一旁的其他同伴聽到了我們的談話,也「哦」地點點頭。他們的反應,讓我覺得我好像在跟非洲土著解釋哈佛大學,我的興頭突然冷了下來。

我意興闌珊,半打趣地對 Evelyn 老太太說:「嗐,那個時期真是我人生的最高點。」

老太太聽了,認真地回答:「是嗎?我還在尋找我人生的最高點呢!」

我霎時感到慚愧不已。她已經是七十多歲的退休老太太,對待生命的態度尚是如此地積極熱情;反觀我這個四十多歲的壯年人,倒已經像是個老頭子般地話當年。我真該懸梁刺骨、臥薪嘗膽地好好振奮起精神來!

IMG_0921.JPG

這是我們那個年代的體育服。已經畢業很久,不知道現在的體育服是甚麼樣子。

創作者介紹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