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6-2016

我們住宿的飯店在喬治市。這座被列入世界文化遺跡的老城除了許多歷史古蹟值得一看之外,聽二姑說,街頭藝術也是相當有名的景點。甚至在地圖上還會列出有名的牆上繪畫。

因此我們走在路上除了要找路,還要隨時注意,否則一不小心就會錯過了牆壁上的畫。

大姑、二姑拿著地圖和蘇小妹熱烈地討論、計畫路線,要把今天下午利用到極致,盡可能看盡喬治市值得一看的景觀。

查好地圖後,二姑興致勃勃地邊走邊提起,來自立陶宛的街頭藝術家 Ernest Zacharevic 在這裡畫下一系列作品……又計畫著我們該如何按照地圖把它們都找齊全。當時昏沉沉的我聽不懂二姑在說些甚麼,也不記得畫家是哪一號人物。

老實說,我並不是太熱衷於找這些塗鴉。

第一個原因是生理上的因素。

除了從美國到馬來西亞的時差問題之外;檳城炎熱潮濕的熱帶氣候也讓我感到疲累;再加上去年聖誕節就弄傷左腳足底筋膜,我既走不快也走不久。

第二個因素則是因為我對牆壁上的塗鴉沒興趣。

我心想,牆壁上的塗鴉走到哪都看得到,喬治市還要特地把它們列在地圖上?同時,在老式房屋牆壁塗鴉?這有甚麼關聯?一定是為了觀光所搞出來的噱頭罷了。

但是難得大家一起出來旅行,我不願意成為拖累人的掃興者,近八十歲的公公前一陣子也傷到腳,他都能走得動,我豈有走不動的道理?同時,在異鄉旅遊,我一向是抱持著寧可白跑也不願錯過的態度。因此在大家討論時我便保持沉默,我打算見機行事,走到撐不住再說。

大家按圖索驥走在毒辣的陽光下,我懶怠舉起相機拍照,跟在隊伍尾端移動腳步。

我模糊地觀察到,喬治市有一種熱鬧又沒落的感覺。城裡的遊客如織,可以看到各國遊客拿著地圖在街道上找地標。大部分的建築都是古味十足,有些有人居住的建築保持的很好,但是有很多古老且頗具特色的建築已成為鳥類聚集的空屋。整體給人的印象是,破敗的建築比保持良好的要多一些。

我感到有點傷感,不過拖著痛腳的我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光要跟上大家的腳步都不太容易了,也沒啥心情長吁短嘆。

走著走著,我們看到一排修葺得不錯的老屋。大家的腳步慢了下來,其中有一間「裕隆莊」門口站了幾個猶豫不決的遊客。

我定睛看,原來這裡是國父孫中山鼓吹革命時在檳城的基地。老闆站在門口對那幾個遊客解說:「買了門票可以在這裡待一整天參觀當年革命基地的古蹟,裡面有冷氣還供應免費冷飲。」

我們站在烈日下揮汗如雨,這樣的提議還真讓我心癢。我環視公公他們,沒有人有興趣。唉,我拿起相機拍了兩張照片,又跟著大家繼續前進。

接著,我看到一個年輕遊客拿著單眼相機拍攝斑剝牆上的一幅壁畫,我這才仔細看,這幅壁畫是用黑色鐵條彎折出漫畫圖案,搭配的文字是英文與馬來文參半,我看不太懂,不過圖案很生動有趣。這幅壁畫並未列在二姑尋找的街頭藝術地圖上。但是我被勾起了興趣,舉起相機拍下牆上的壁畫,並開始打起精神睜大眼睛,尋找隱身在街頭牆角上的街頭藝術。

又繼續往前走,我們終於找到了那位立陶宛畫家的其中一幅塗鴉:Reaching Up。

牆壁上畫著一個小男孩伸長手想要拿窗口擺著的一杯飲料。窗口及飲料是真實的,加上小男孩生動的表情動作,虛虛實實很有趣。我們拿出相機拍照,也輪流在小男孩旁邊擺姿勢合照。

除了我們,還有許多遊客排隊等著和這個小男孩拍照。看來,和牆壁上的塗鴉拍照是來喬治市的旅客必做的行程之一。

大姑及二姑觀察公公。她們認為公公不喜歡拖累人,因此一句抱怨也沒有。不過出來走了這麼久,他應該是很累了。

正好這幅壁畫的旁邊是一間飲料店,我們便坐下來喝飲料歇歇腿。我很高興,因為我拖著痛腳走,雖哼也不敢哼一聲,卻已經是快要忍不住開口求饒了!

我快樂地喝了一整個冰透的椰子水,還把椰肉挖出來吃個乾淨,邊說笑聊天。我想,這就是旅行中最棒的一部分:和同伴圍坐著說說笑笑。

恢復了一點元氣,我們又站起來繼續走。找到畫家的另一幅畫:Little Children on a Bicycle。一輛古舊的腳踏車擺在牆角,牆上畫了兩個小孩騎在車上。小孩逗趣的表情讓平面壁畫與立體腳踏車形成很有意思的風景。同樣地,也有好幾個遊客排隊等著要和壁畫拍照。

我們好不容易才等到空檔,趕緊一個箭步到牆旁和塗鴉拍照。

到這時,我才開始興起想要認真尋找這些塗鴉的念頭。因為這些塗鴉畫得真好,既能反映檳城人的生活,並和古舊的環境、牆面相映成趣,讓人看了會心一笑。難怪會這麼受歡迎!

接下來我們又陸續找到了幾個塗鴉,雖然不是那個畫家的作品,也都相當有意思。

後來我查資料後才知道,來自立陶宛的 Ernest Zacharevic 應邀參加喬治市2012年的文化節。他在街頭畫下了一系列稱之為「Mirrors George Town 喬治市鏡像」的壁畫,再搭配實體裝置如腳踏車、摩托車等,形成了一幅幅有趣的街頭風景。

他這一系列共有八幅:The Awaiting Trishaw Paddler、Little Girl in Blue、Broken Heart、Reaching Up、This Old Man、Boy on a Bike+Little Boy with Pet Dinosaur、Little Children on a Bicycle、Children in a Boat。

可惜我們只找到兩幅,Broken Heart 已被抹去,而 Children in a Boat 則因為他用的是環保顏料再加上位在海邊,隨著風化褪色消失了。

這股壁畫風潮後來也帶動本土的藝術家,一派本土藝術家用鑄鐵彎折出一系列漫畫風的檳城人事風光,另一派也有如 Ernest Zacharevic 的風格系列壁畫。這些藝術為喬治市創造出另一種很不同的風景。

來到喬治市前,我從沒想過街頭牆壁的塗鴉能夠成為觀光景點,而是先入為主地認為街頭藝術難登大雅之堂,稱不上甚麼文化。等見了這些畫後,我這才發現我真是大大地錯了!要不是大姑及二姑如此積極地尋找,我差一點就錯過了這麼棒的藝術!

這時我才深刻體認到,旅行果然是能夠增廣見聞、開闊人心胸的好活動。

IMG_0951.JPG

喬治市的街道。走在這樣的街上,我覺得像是回到了雲林斗南或是土庫的街上,卻又帶著點南洋風,很奇妙的感覺。

IMG_0958-001.JPG

裕隆莊──孫中山起義革命時在檳城的基地,規劃黃花崗起義的庇能會議就是在這裡舉行。

IMG_0960-001.JPG

事實上,百多年來,檳城的華僑對中國的歷史也做了相當大的貢獻,但是由於缺乏官方對華人歷史的保存維護,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些歷史。

IMG_0946-001.JPG

本土藝術家用鑄鐵彎折出漫畫風的檳城人事風光。

IMG_0963-001.JPG

IMG_1024-001.JPG

13177143_1023618637674186_1382305383387141380_n.jpg

Ernest Zacharevic 的作品:Reaching Up。後來我才發現,這面牆,其實是廁所的牆壁。大家都趴在廁所牆上拍照......

ernest-with-the-little-children.jpg

Ernest Zacharevic 本人及 Little Children on a Bicycle。

 

13177559_1023618727674177_2174586419844928944_n.jpg

餅店的壁畫。

IMG_1030-001.JPG

本土作品:燒烤的女孩。

IMG_1043-001.JPG

本土作品,這隻貓也相當有名。

IMG_1046-001.JPG

本土作品。左上角懸掛著一隻黑色的玩具老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