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217-001.JPG

紅樓夢第四十回中寫道,賈母等女眷們在大觀園宴客行酒令時,黛玉、寶釵等女孩都引經據典地說了文雅的酒令。劉姥姥則不改莊稼人本色,又是毛毛蟲,又是蘿蔔又是蒜,末了還說了句歇後語:「花兒落了結了一個大倭瓜。」引得哄堂大笑。

這句歇後語的意思是:看也看了,吃也吃了。

而我會想起這句歇後語的原因是,今年我們的菜園裡便結了許多瓜,也因此生出了一段有趣的故事。

話先說回到去年夏天。我從好友那裡接手了十來株小黃瓜苗。雖然擠了點,我還是想辦法把小黃瓜苗都擠進了不太寬敞的園圃。

隨著仲夏時節來臨,小黃瓜不負所托地大豐收,盛產期每週都可以採收到十幾根鮮美小黃瓜。有時我一不注意,藏在綠葉間的小黃瓜便錯過了採收期,爛熟跌落地面。我也特地收集些小黃瓜種子,留待隔年繼續播種。

今年春末夏初我們出門遠行,錯過播種育苗的時間。因此我只在園圃胡亂撒些蕪菁菜、瑞士甜菜等種子後便出門旅遊,任園圃裡的植物自然發展。

待我們旅行返家,驚喜地發現撒下的蔬菜種子成效頗不錯,整片園圃皆綠油油一片。同時,在蕪菁菜叢間,許多瓜苗紛紛探出頭來。

見了這景象,我興奮地告訴蘇小妹:「所謂的瓜迭綿延果然不錯!你看!去年種小黃瓜的地方今年又長出瓜苗來了!」

接下來的日子,瓜苗長大開花,開得滿園一片嫩黃色。

我數著纖細的花朵,興緻勃勃地告訴蘇小妹我的計畫:「我要用小黃瓜來醃醬瓜。」

蘇小妹搖搖頭,說:「新鮮的瓜不吃,何必要花費功夫醃醬瓜?」

我說:「反正我們小黃瓜都吃不完了,為甚麼不能醃醬瓜?我想念台灣口味的醬瓜啊!」

生性謹慎的蘇小妹只穩重地說:「等小黃瓜長出來再說吧。」

我不服氣反駁:「去年明明就多得吃不完啊!」

蘇小妹依舊是那句老話,淡淡地回:「等小黃瓜長出來再說吧。」

黃花謝後,長出青綠色的幼瓜。幼瓜的形狀卻和我預期的有點不同,不是瘦長的小黃瓜狀,而是略呈橢圓形。

我滿腹疑惑地想,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的小黃瓜被混種了嗎?怎麼會長胖了?

約兩個星期後,青綠色的幼瓜膨脹到了網球般大小。此時我終於領悟,園圃裡的瓜不是我期盼已久的小黃瓜。

待到這時節,要再重新播種培育小黃瓜苗也已經來不及了,我雖想吃小黃瓜,也只好認命等待來年。

只是,這個瓜到底是甚麼瓜呢?從瓜藤及瓜葉的形狀我看不出端倪,只能耐心等待瓜長大再做分曉。

又過了兩個多星期,青綠色的幼瓜膨脹至巴掌大小,同時開始產生裂紋。

我恍然大悟,原來這個瓜不是我所想的那個瓜,而是Cantaloupe哈密瓜!

IMG_5629-001.JPG

這些哈密瓜種子是打哪兒來的?

年過四十之後,我的記憶力已不如兒時般犀利。去年發生的事對我來說,簡直像是上個世紀般久遠。我想了很久,才好不容易回想起來,去年夏末我們在超市買了一顆特價哈密瓜,吃完了我隨意把瓜皮及瓜籽扔進園圃當作堆肥。隔年的春風一吹過,哈密瓜苗便爭先恐後地冒出頭來。

這便是哈密瓜苗的由來!

我忍不住唉聲嘆氣。嗐!我們的園圃並不大,可以說是寸土寸金,因此種在園圃裡的蔬果都我是精挑細選,想盡辦法在有限的空間裡種滿我特別喜愛的蔬果。現在竟浪費了這麼多空間,種著我不特別喜歡的哈密瓜!

想起當時我開開心心計畫要醃小黃瓜,又想起蘇小妹當時說的話:「等小黃瓜長出來再說吧。」

滿心期待的小黃瓜盛宴變成一場泡影;還被蘇小妹說中,說真格地,我有點惱羞成怒。只不過我此刻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靜待哈密瓜成熟而已。

第一次種哈密瓜,不懂該等到甚麼程度才算是完美賞味期。先是太早摘,剖開後瓜肉還是青綠色,瓜肉既無味又硬梆梆;接著又在隱蔽的瓜葉下發現一顆過熟的哈密瓜,甜是夠甜,但爛熟的果肉口感不好;又等了幾個瓜,我們才終於發現最佳時機。

而這些得時的新鮮哈密瓜,美味可是大大地超出我們預期。果肉綿密細緻又有彈性;剖瓜時,一刀切下清新香氣便直撲鼻端;咬一口,甜美的果汁便在口內滿溢開來,蘇小妹及我大為傾倒。

原本嫌哈密瓜浪費園圃空間,嘗到美味之後,我趕緊收集種子晾乾、珍重地包裝、寫上標籤,收起來。來年,我想我還是會在我們的園圃為哈密瓜留下一角。

滿心期待的小黃瓜竟變成哈密瓜,讓我想起一句美國諺語:「在雞蛋孵化前,不要忙著算你有幾隻小雞。」

而意外地嘗到自己種的哈密瓜美味,也讓我想起了那句中國老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很多事,的確是出乎人的預料啊!

本文同時亦在未來Family網站刊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