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2015

聖誕節我們依照慣例到 Anita 的農場,和他們一大家子熱熱鬧鬧地歡度這個盛大的節日。貼心的 Anita 也會照慣例,留我們住一晚,好在隔天早上幫我慶生。因為我的生日比耶穌晚了一天。

早上 Anita 和兒女家人們幫我唱了生日快樂歌,又另外拿出一份生日禮物給我。鬧完了之後,大家坐在舒適的小廚房裡喝咖啡聊天。

孫女 Corrine 打開廚房的門走進來告訴大家,她的哥哥 Jay 和她男朋友 Cameron 早上去打獵,打到了一隻郊狼。

蘇小妹聽到,立即套上外套、抓起相機就要衝去拍照;我穿上外套接著跑出門;Kevin 手上端著咖啡,也走了出來。

走到 Pickup Truck 小卡車後面,看到後車斗打開,躺著一隻郊狼。郊狼雙眼緊閉,看起來像在睡覺,除了頸部一個小小的彈孔有細絲狀的血絲滴落地上之外,這個畫面看起來相當平靜。我腦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郊狼的血比我想像得要濃稠。

我是個城市人,從小上市場就不買活雞、活鴨、活魚、活蝦、活蛤等活的生物,因為我不忍心見牠們為我而死。

這時我想起,蘇小妹曾為了我不忍殺活的生物這件事跟我爭辯過。

他說:「妳明明就是有吃肉啊?說甚麼不忍心?」他覺得我嘴裡嚼著香噴噴的肉,卻說著不敢殺生,未免也太過矯情。

我反駁:「我在市場看到的肉都是一塊一塊的,看起來乾乾淨淨,沒有直接帶走一條生命的感覺。要我殺死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我做不到。」

蘇小妹說:「除非妳是個素食主義者,否則妳說的不忍心都是假的。」

我反駁:「我當然可以吃素啊,但是吃素很不方便。你說,我如果吃素的話你要怎麼辦?」他依然覺得我的主張不合邏輯,不過他明智地閉上了嘴。

先不論我到底是不是一個假仁假義的城市人,總而言之,今天眼前這個景象對我的刺激實在太大。

蘇小妹好奇地伸手摸摸郊狼,Jay 及 Cameron 這兩個年輕人帶著幾分自得的神情看著蘇小妹摸他們的戰利品。

蘇小妹摸完後,鼓勵我也伸手摸看看。我起先不想摸,轉念想想,我伸出手撫摸郊狼。

我不知道郊狼有沒有靈魂,又或靈魂還在體內或是已經在中槍那一刻離開。我只能夠伸手撫著牠的毛皮給牠一點安慰:「今天你的生命在這裡結束,無論你接下來該到哪裡,走吧!好好地去。」

郊狼的軀體還溫溫的,毛皮摸起來又軟又舒服。我又繼續摸了幾下。

在我把手放下時,突然迸出郊狼的叫聲。原來 Corrine 及 Cameron 偷偷播放郊狼的錄音,想要在我摸時嚇我。這器材是打獵的工具,收錄著許多種動物錄音,能夠吸引想捕獵的動物。

不過,他們播放的時間點不對,我並沒有因此彈跳起來驚叫。我對他們說:「我是城市長大的,請不要嚇我。」

這些農人子弟,帶著點不以為然的嘲諷表情,看著我微笑。他們等一下要帶著那隻郊狼去政府領獎金。

因為郊狼這種生物會闖進農場,咬死、咬傷農場畜養的動物,讓農人遭受不少損失。同時郊狼的繁殖力又強,因此,政府鼓勵民眾狩獵郊狼,還會舉辦獵郊狼競賽,看誰獵到的郊狼最大隻。

站在寒風中聊了一會,我們又回到溫暖的廚房。我在還想著這隻郊狼。

我想著,今天是我40多年前出娘胎的日子,也可以說是這隻郊狼的忌日。一個慶生一個殞滅,這樣的情景,好像蘊含著些甚麼特別的意義。

但換個角度來說,出生及死亡不就是生命最基本的循環嗎?每一分、每一秒,隨時都有成千上萬的生命出生,也隨時都有成千上萬的生命死亡。這又有甚麼特別的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