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8-2016

么妹拜託我幫她用DHL 寄公司的樣品回台灣。我嘗試用網路或是打電話預訂取件,通通失敗,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親自到 DHL 營業處寄貨。

全Lincoln 只有一個 DHL營業處,我查到地址後,循著地圖從UNL校區走了十多分鐘,來到市中心的 Hey Market 一帶。

我找到地址所在地,是一棟複合式的兩層樓商業建築。我站在建築物對面,看到緊鄰著一間俄羅斯商店的角落窗戶上貼著鮮黃底寫著紅字的 DHL 的標誌。耶!終於找到了!我推開大門走進進築物後,卻不知該如何找到前往 DHL 的入口。

入口處的牆角擺了一張圓桌,兩個女子坐著聊天。其中一位見我徬徨猶豫的樣子,開口叫住我:「需要幫忙嗎?」我告訴她:「我要到 DHL 寄東西。」

那位女子說:「妳從俄羅斯商店入口進去,穿過商店就可以找到 DHL。不過現在店裡沒有人,他去停車,大概二十幾分鐘回來。」

啥?!我想起在台灣時,我對這些貨運快遞中心的印象是佔地廣大,大大的倉庫塞滿待送貨物,停車場還會停著許多輛有著快遞公司標誌的大小貨車。現在我聽到DHL 的入口在小小的俄羅斯商店裡面?我有沒有聽錯?還是,這裡是納尼亞傳奇的奇幻世界嗎?

我半信半疑地走進羅斯商店,穿過貨架所分隔出的狹窄走道,我小心地抓緊背在肩上的背包,怕一不小心就把貨架上塞得滿滿的貨物掃下來。走道底的小房間就是 Lincoln 的 DHL 營業處。

這間不到兩坪大的狹長空間裡除了小而不顯眼的DHL標誌,還掛著沒聽過的電信公司海報,用著粗體大字寫著甜蜜而誘人的話費方案。一個玻璃櫃琳瑯滿目地擺著手機,有新的也有二手的。

這個快遞中心原來還兼營副業!收了貨真的會幫我寄出去嗎?該不會是騙人的吧?可是全 Lincoln 就只有這一間 DHL,我不相信也沒轍,只好乖乖等人回來。

我坐在牆邊的椅子上等一會,又起身到隔壁的俄羅斯商店逛。店裡沒有人,掛在牆上的電視兀自撥放著俄羅斯語的電視劇。我猜店主就是那個坐在門口並跟我說話的女子。

看了看架上來自俄羅斯的雜貨,價格都不便宜。不過,對來自俄羅斯的人們來說,想念的家鄉味是應該千金不換的。

六、七坪大的小店一下子就逛完了。我又回到 DHL 等待一會,一個年約五十的老先生走進來招呼我。聽說我的來意後,他拿出DHL 寄貨單讓我填。我填寫表格時,他打開電腦瀏覽Facebook。悠閒的氣氛和我心目中總是忙碌而專業的快遞中心完全不同啊!

跟我說話的女子果然是老闆娘,她接著走進這個小房間燒水泡茶,用放在角落的微波爐熱食物。這……真是我見過最生活化的 DHL。

我填好表格,把要寄的東西裝進 DHL 制式信封袋裡交給老先生,滿腹疑惑地走出來。

回到街道上,突然看到馬路對面有一大片雪白的山楂花在建築物之間熱鬧地綻放,我被吸引穿過了馬路。原來是三棟兩層樓高建築圍成的天井,種了兩株比建築物還要高的山楂樹。

在磚造建築、水泥地及柏油馬路圍繞的硬梆梆地方,粗壯的老山楂樹竟然能在先天如此不良的位置長得這麼好!植物的神奇力量讓我十分感嘆。

雪白的山楂花把握時節拼了命盛開,建築物圍成的方框阻攔不住,滿滿地溢了出來。四周的建築與老樹的奇妙對比,讓我覺得魔幻極了。要是有誰告訴我這兩株山楂樹裡住著小矮人或是妖精類的幻想生物,我會相信。

觀賞了一會兒,我想起了以前春季櫻花季時,我會在台北的大街小巷尋找開花的櫻花樹,坐在櫻花樹下喝杯茶,吃零食。

我微笑著想:「雖然沒有櫻花,但是這裡也有山楂花啊!賞花也要懂得因地制宜!」便走進天井,仰望壯觀的花海。

一陣風吹來,細小的山楂花瓣紛紛掉落在我身上,讓我想起陶淵明的世外桃源,落櫻繽紛;更想起了李後主的詞: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

這畫面很美,可惜,山楂花帶著一股特殊的臭味,聞起來很像沼氣。我深吸了一口氣,那臭味把我的賞花興致破壞殆盡。我只好逃之夭夭。

到家之後,回想起今天在市中心的際遇,真是充滿了奇幻的趣味──雖然大部分的跌宕起伏都是我一個人在演獨腳戲。以後若還有人說 Lincoln 是個無聊乏味的地方,我會帶他們到這裡來體會一下。

 

PS. 么妹隔兩天就收到貨,所以這 DHL 是真的。

IMAG2047.jpg

山楂怒放。

IMG_6790.JPG

建築物圍成的天井,氣氛很美,可惜氣味不美。

IMG_6786.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