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每天在生活中尋章摘句,時間久了,難免有生不出靈感的時候,只好出賣身邊人的情報。以下為我出賣蘇小妹以求在報紙上博得一個版面實錄──

丈夫年輕便離家出外求學、工作,一個人獨居了近二十年才結婚。雖然打了近半輩子的光棍,他倒是把自己的生活照顧得好好的:房屋整齊清潔、每天洗澡、定時洗衣、自己煮飯很少外食。丈夫的衛生習慣算不錯,我也不是個有特殊潔癖的人,因此這一方面我們算是一拍即合,不需要做甚麼婚後衛生條件大改造之類的革命運動。

唯獨有一個怪癖,讓我無法理解也無法放任他不管。那就是捨不得洗襪子。其實,不只是捨不得洗襪子而已,丈夫對待衣服也是差不多的態度。他總要反覆穿了幾次才肯放進洗衣籃。他習慣嗅一嗅,看一看;只要沒有髒汙、沒有臭味,又可以再繼續穿。

衣服的事,我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襪子我就實在無法忍受。

外出工作一天,好不容易回到家脫下鞋襪,他會把襪子晾在皮鞋上,等隔天繼續穿;出門運動,跑了幾哩路,大汗淋漓地回到家,他依舊把汗水浸透的襪子晾在運動鞋上,準備下次跑步再穿。

我忍不住嘮叨他:「洗衣服的人是我又不是你,我都懇求你丟進洗衣籃裡了,你還在省甚麼?」

丈夫說不出個理由來,只能辯解:「還能穿的何必洗?洗多了會壞掉。」

我說:「洗壞就洗壞,大賣場買的便宜襪子,需要這樣寶貝嗎?」

丈夫說不過我,又是那句老話:「還能穿的何必洗?」

我啐罵:「算你運氣好,生活在乾燥的美國中部,才能相安無事。你要是繼續留在馬來西亞或是搬到台灣生活,我保證你一定得香港腳,癢死你!」

既然柔性勸導無效,我只得以實際行動遏止丈夫重複穿襪子的壞習慣。他照舊把襪子晾在皮鞋、運動鞋上,我會走過去一把抓起來掀開洗衣籃的蓋,丟進髒襪子堆裡。

丈夫抗議:「還可以穿的!才穿一下子,還可以穿的!」

我冷淡回應:「抗議無效。丟進籃子裡就對了。」

今早天還未亮,丈夫就出門跑步。等我起床時,他已經回到家並沖了澡。

我看了看他的跑步鞋,沒有晾著穿過的髒襪子。我讚許地說:「太好了,你今天總算自動把穿過的襪子丟進籃子裡!」

丈夫露出孩子搗蛋被抓到時的表情看著我,說:「我從髒襪子籃裡拿舊的出來穿,怕被妳罵,穿完又趕快丟回去。」

天!我為之氣結。這傢伙也太執著了!

我想,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只能設計一個存錢筒概念的髒襪子籃了。籃蓋不能任意打開,襪子丟進去後就拿不出來,需要靠妻子的指紋或聲紋才能打開。

這樣的髒襪子籃會不會有市場?

本文刊登於 2018年01月07日的世界日報家園版《髒襪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茄子 的頭像
茄子

茄子

茄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